尼采给西方哲学带来颤栗,鲁迅则是中国文化的一道闪电
发布时间:2020-12-31
\u003cp>德国著名哲学家尼采,被认为是西方现代哲学的开创者,尼采不仅影响了西方,也影响了东方。郭沫若说过“尼采的思想是‘五四时期’的意识中心”,当时文化界影响最大的就是鲁迅的横空出世。雅斯贝尔斯说尼采给西方哲学带来战颤栗,那么鲁迅就是中国文化的一道闪电。\u003cbr />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5/33F1B3BC33833723065C1CE653FE2934312D3141_w640_h440.png" />\u003c/p>\u003cp>徐志摩说:“鲁迅先生的作品说来不大敬得很我拜读过很少, 就只 《呐喊》 集里三两篇小说 ,以及新近因为有人尊他是中国的尼采他的 《热风》 集里的几页 。”(徐志摩:《 关于下面一束通信告读者们》 )这是最早说鲁迅是“中国的尼采”记载。\u003c/p>\u003cp>孙伏园在《鲁迅先生逝世五周年杂感二则》里说过:从前刘半农先生赠给鲁迅先生一副联语,是“托尼思想,魏晋文章”。当时的朋友认为这副联语很恰当,鲁迅先生自己也不反对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5/7CEACC440E2739D0FD88D19279CFE2793CCA112F_w496_h363.pn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73.18548387096774%;" />\u003c/p>\u003cp>尼采对鲁迅的影响说很大的,周作人说鲁迅: “德国则于海涅以外只取尼采一人, 《札拉图斯忒拉如是说》 一册长在案头,曾将序说一篇译出登杂志上,这大约是 《新潮》 吧,那已是 ‘五四’ 以后了。” (周启明 《关于鲁迅之二》)\u003c/p>\u003cp>从早年两次翻译 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 序言,到晚年张罗翻译出版 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》和 《尼采自传》 ,终其一生,鲁迅对尼采可谓情有独钟。\u003c/p>\u003cp>鲁迅在日本留学时期,“尼采思想,乃至意志哲学,在日本学术界正磅礴着。”(郭沫若《鲁迅与王国维》)尼采的超人哲学,“重新估定一切价值”的精神,新理想主义(新神思宗)和唯意志论(意力说)都对鲁迅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,如巴人所言:“初期的鲁迅是以尼采思想为血肉”。所以鲁迅认为在中国立志做一个改革者、破坏者,就必须像尼采那样不怕孤立。不仅“绝不理会保护者的嘲骂”,而且“不理会偶像保护者的恭维”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5/9A6CF276FFBF87100F070649984BF4B32096285A_w359_h414.pn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115.32033426183843%;" />\u003c/p>\u003cp>鲁迅继承了尼采彻底破坏旧传统的反抗精神,称赞“是破坏,而且是扫除,是大呼猛进,将碍手碍脚的旧轨道不论整条或碎片一扫而定。”(《再论雷峰的倒掉》)而“旧像愈摧破,人类就愈进步”。\u003c/p>\u003cp>尼采是反传统斗士,“这时代是一个病妇——让她去叫喊、骂詈、诅咒和摔盆盆罐罐吧!”“今天的一切——堕落了,颓废了:谁愿保持它!而我——我要把它推倒!”尼采石破天惊喊出了震撼西方的“上帝已经死了”,上帝的继承者便是“超人”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5/B791A7C153777D8B72F0CFBD11E74767348D0311_w600_h379.pn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63.16666666666667%;" />\u003c/p>\u003cp>鲁迅是反传统的战士。早在1907年,鲁迅就在《魔罗诗力说》发出过呼唤:“今索诸中国,为精神界战士安在?”李长之在《鲁迅批判》中把鲁迅定位为“永远对受压迫者同情,永远与强暴者抗争”的思想界战士。\u003c/p>\u003cp>尼采挑战至高无上的上帝,鲁迅挑战几千年的传统文化。\u003c/p>\u003cp>尼采用鞭子抽打庸众促其猛醒,鲁迅认为不是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国自己是不肯动弹的。\u003c/p>\u003cp>尼采说,人是要被超过而走向超人的一座桥梁 ;鲁迅说 ,在进化的链条上, 一切都是中间物。\u003c/p>\u003cp>尼采叫人忘记自己, 欢迎别人的怀疑,“ 我要唤起对我最深的猜疑”;鲁迅的口号是“从来如此,便对么?”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5/B7B20BA50149AEB243512CB5C40319D5D586A399_w320_h200.pn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62.5%;" />\u003c/p>\u003cp>鲁迅深受尼采思想的影响, 其启蒙思想带有深刻的尼采烙印,所以被人视为“中国的尼采”。但是鲁迅绝不是尼采,尼采对鲁迅的影响只是一部分,鲁迅是中国的鲁迅,是独一无二的鲁迅,是无人替代的鲁迅,是伟大超人的鲁迅。\u003c/p>\u003cp>尼采被鲁迅称之为“个人主义之至雄桀者” , 鲁迅尤为喜爱尼采的 《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》并翻译了其序言 ,盛赞尼采崇尚大士天 的个人主义,希冀以尼采式 “超人 ”作为其 “立人 ”的典范。尼采学说的反叛精神正好迎合了这一时期人们对个性解放的要求,从而促成了鲁迅的个性主义。鲁迅认为找到了解决中国问题的钥匙:“ 首在立人” ,“尊个性而张精神”, 进而主张“ 任个人而排众数” 的启蒙主义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5/9271B1F6329B73D269C7F395313AE25D9BDC7210_w640_h609.pn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95.15625%;" />\u003c/p>\u003cp>鲁迅与尼采是根本不同的。尼采的超人哲学是一种崇尚绝对个人主义、高扬权力意志的生命哲学。而鲁迅则以尼采生命哲学为启蒙理论, 其人学之“ 立人” 的宗旨则在建立“ 人国” 。鲁迅的根本目的是促进愚弱国民之觉醒。\u003c/p>\u003cp>尼采的“ 超人” 是一种未来的“ 地球的主人” , 是人类未来的拯救者。鲁迅拯救的不是人类,不是地球,而是中国人的灵魂。应该说鲁迅是中国的“超人”。\u003c/p>\u003cp>尼采有一种的病态的狂妄自大,蔑视大众叫他们为“贱氓”。鲁迅是“俯首甘为孺子牛”,对大众“哀其不幸,怒其不争”。\u003c/p>\u003cp>尼采活着的时候孤独寂寞,感叹“我的时代也还没有到来,有些人是出生得太早了”。鲁迅去世以前的遗嘱是“赶快收敛,埋掉,拉倒”。鲁迅屡次说,他希望自己的文字能够尽早被人遗忘。在一封给青年朋友的信中,他更说,“倘若有谁以他为是,他就会觉得悲哀”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5/9294D2EF69F9D611DB140AA0054A4ABF22CFFA3B_w500_h293.pn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58.599999999999994%;" />\u003c/p>\u003cp>尼采《偶像的黄昏》的副标题是“如何用锤子研究哲学”,尼采要敲碎现有的一切。鲁迅的《阿Q正传》揭示了病态社会的不幸,国民的畸形心态,鲁迅以笔为刀,用手术刀解剖人性。\u003c/p>\u003cp>尼采说“假使有神,我怎能忍受我不是那神,所以没有神!”,尼采何等的狂妄。鲁迅说:“我自爱我的野草,但我憎恶这以野草作装饰的地面。地火在地下运行,奔突;熔岩一旦喷出,将烧尽一切野草,以至乔木,于是并且无可朽腐”,鲁迅何等的谦虚。\u003c/p>\u003cp>从“超人”到“野草”,鲁迅脱胎于尼采,但是不同于尼采,最后超越尼采。 鲁迅称“我决不是一个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英雄”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5/B016CD7B8E91D81D3D8A88AAEBA63019994796E7_w640_h407.pn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63.59375000000001%;" />\u003c/p>\u003cp>鲁迅说: “尼采式的超人, 虽然太觉渺茫但就世界现有人种的事实看来,却可以确信总有尤为高尚尤近圆满的人类出现。到那时候,类人猿上面,怕要添出‘类猿人’这一个名词。”(鲁迅《热风·随感录四十一》)\u003c/p>\u003cp>“尼采教人们准备着‘超人’的出现,倘不出现,那准备便是空虚。但尼采却自有其下场之法的:发狂和死。否则,就不免安于空虚,或者反抗这空虚, 即使在孤独中毫无 ‘末人’ 的希求温暖之心,也不过蔑视一切权威,收缩而为虚无主义者。”(鲁迅《且介亭杂文二集》)\u003c/p>\u003cp>鲁迅对尼采的看法初步深化,鲁迅对尼采的理论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和选择性地接受,在鲁迅看来尼采式的超人太渺茫,“ 超人” 的幻灭除了带来癫狂, 只剩下空虚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class="empty_bg" data-lazyload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45/719FF4034A51289C346379FCD3AFB70D4EF10A65_w640_h389.png" src="data:image/gif;base64,R0lGODlhAQABAIAAAP" style="background-color:#f2f2f2;padding-top:60.78125%;" />\u003c/p>\u003cp>鲁迅在《拿来主义》 中写道:“尼采就自诩过他是太阳, 光热之穷 ,只是给予不想取得, 然而尼采究竟不是太阳, 他发了疯。”尼采找不到出路,最后只有发疯。鲁迅是“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,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”(鲁迅《热风·随感录四十一》)\u003c/p>\u003cp>鲁迅 在《二心集》(1932年)序言中指出:“ 只是原先是憎恶这熟识的本阶级, 毫不可惜它的溃灭, 后来又由于事实的教训, 以为唯有新兴的无产者才有将来, 却是的确的。”鲁迅改变了早期以天才改造庸众的精英态度 ,从崇尚天才到重视民众,最后向尼采式的个人主义告别。\u003c/p>